东恒HK小说
繁体版

第八十九章 直布罗陀湾

    1701年2月24日,直布罗陀湾,两名北欧面孔的人关上了商店大门,预示着一天生意的结束。

    这是一条人丁稀落的街道,附近居住着的多是贫穷的渔民、雇佣兵或其他什么人。渔民们整天晾晒着渔网和海产品,搞得街道臭气熏天。衣衫破旧的雇佣兵们百无聊赖地晒着太阳,饥一顿饱一顿的。偶尔有机会去富户那里充当临时保镖,赚一两个比索回来,就是了不得的大生意了,这足以让他们去酒馆里点上一大杯美洲进口的龙舌兰酒,再吃上一顿美味的羊排大餐,剩下的钱还可以去小巷子里面找个妓女鬼混上一晚,真是让人怀念的幸福生活啊!

    但就大多数时候而言,他们的生活并不如意。很多人需要去打零工维持生计,那种日结的工作收入很低,有一天没一天的,让人很是神伤。当然不是没有稳定的工作,事实上附近街道上就开着两家海产品加工厂、一家羊毛厂,常年招募工人,工作非常稳定,但雇佣兵们自由懒散惯了,受不了工厂的管束,同时也受不了其工作强度,工资更没有吸引力,属于典型的“黑厂”。所以他们宁愿去打日结的零工,赚到钱就去酒馆里鬼混,没零工可打时躺着晒太阳,也绝不愿意去黑厂里工作。

    不过最近一个月街道上瘫痪的雇佣兵们少了很多,他们呼朋唤友,穿着破烂的衣衫,带着老掉牙的火绳枪和刺剑,纷纷到码头附近集中,然后登船出海离开了。什么原因大家也知道,要打仗了嘛!

    自从来自波旁家族的新王菲利普五世正式登基称王后,西班牙王国就停掉了本应支付给荷兰等国的贷款本息,公然赖起了账。不过,或许考虑到日后还要举债的可能性,他们并没有停止支付从北意大利的圣乔治银行、威尼斯流通银行、利亚托广场银行以及萨伏伊公国的圣保罗银行的贷款本息。另外,在华夏东岸共和国青岛金融市场上公开发行的两百多万圆主权债券仍在继续付息,他们可不敢得罪东岸,尤其是在如今面临大战的情况下东岸人在欧洲和新大陆都有“催收工具”,欠他们钱不还纯粹是想多了,即便你是凭本事借来的。

    西班牙人停止支付荷兰贷款本息,法**队进入南尼德兰,路易十四的使者前往瑞典、德意志诸邦、波兰、土耳其等地串联,这几个标志性的事件预示着战争已经不可避免,如果英、荷、奥等国不想看到法国一家独大的话。

    荷兰人已经进行了总动员,政府再度发行战争公债一亿盾,认购者非常踊跃,据说一个月内就销售一空。正规军、民兵、雇佣军陆续部署,海军舰船持续解封,采购自英国和东岸的大炮一门门武装起来,整个国家开始进入战时经济。

    不过,其国内也有不喜欢战争的主和派,虽然人数不多,但他们想继续努力一把。毕竟战端一启,对外贸易必然大受影响,这是爱钱如命的商人们所无法接受的。他们出面串联,影响到了三级议会,然后争来了一次机会。

    2月初,来自英格兰、联合省与奥地利的代表在海牙开会,商讨了一天之后,提出了几点要求:一、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有继承西班牙王位的权利,此是欧洲和平所必须,南尼德兰应交予利奥波德管理;二、英格兰、联合省则应获得西班牙海外属地以及相应的航运、商业的安全;二、菲利普五世可以担任西班牙国王,但禁止西、法两国合并,禁止法国在西属美洲进行商业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点要求几乎完全忽视了东岸人的诉求。东岸人对西属美洲的控制欲举世皆知,这三个国家倒不至于如此不智。因此,他们还谈妥了一份补充协议,由三国代表签字,并送到了东岸驻联合省大使处,表示西属美洲的地位问题可以与东岸单独谈判,毕竟他们也害怕把东岸逼到法国一方。

    三点要求被形成了一份文件,交由使者带往巴黎。他们给了法国人两个月的宽限期,以决定是否接受这些条件,否则三国将联合对法宣战。骄傲的路易十四当场表示,不需要宽限期了,他信守维护卡洛斯二世国王的遗嘱和西班牙人民不使国家遭受解体的决心,将“乐于接受任何挑战”。

    这样事情没有任何余地了。主和派们很沮丧,但接受了现实。三个国家的代表在海牙继续工作,并在2月15日签署了联盟条约,即《海牙条约》,准备等到两个月的宽限期结束后就一致对法宣战,虽然骄傲的路易十四已经不需要宽限期了。

    这几个国家如此剑拔弩张,自然一时半会就管不到北意大利那边的小打小闹了。菲利普五世看到北意大利人只受了一点伤害,就像刺猬一样炸了起来,然后反攻入萨伏伊公国,自然有点心惊。而他们更心惊的是,这个国家联盟性质的组织竟然丝毫不畏惧,米兰议会在三天时间内就批准了调拨1800万银行里拉战争经费的决议由联邦关税及各国摊牌获得并先后增调了四个师(其中两个是新兵师)威逼萨伏伊公国,这是一次**裸的实力展现。

    此外,由那*亚人主导的联邦海军也集体出港,开始在第勒尼安海一带晃荡。他们共出动了三十多艘军舰,其中约一半是从东岸订造的“星”级性轻巡洋舰和“节气”级护卫炮舰,都是东岸海军现役装备。此外,还有大量意大利本土制造的军舰或桨帆战舰,实力还是非常强劲的,至少让西班牙人非常忌讳。他们的地中海舰队多年来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投资,目前只有不到十艘主力战舰,虽然其中有一艘是装备了一百多门火炮的超级战舰(哈瓦那造船厂制造)。

    菲利普五世明白,如果不付出重大代价的话,他怕是很难恢复在北意大利的统治和影响力了。米兰、帕尔马、曼图亚三个公国是铁了心跟北意大利联邦混,当地纵有几个心向马德里的贵族或教士,也很难翻得起大浪来。如今,能保住他在意大利半岛剩余的领地就很不错了,那不勒斯、西西里岛是他在当地最主要的两个资产,能提供相当数量的税收、兵员和其他物资,如果北意大利联邦贪心不足,决定向这两地进军的话,那么西班牙王国别无选择,不打也得打。虽然这势必会影响到其他战线,但也管不了太多了。实在不行的话,就请求法国盟友的帮助吧,相信他们会做出回应的。

    当然菲利普五世不知道的是,当他还在关注意大利事务的时候,远在北海的阿姆斯特丹,大批英国舰队正在入港。英王威廉三世刚刚争取到了国会270万镑的拨款,海军迅速扩军三万,很多退役回家的老兵又被召集了回来,伦敦、朴茨茅斯等地的船厂生意兴隆,船台上挤满了等待维修的船只,甚至一些新船的订单也如雪片般飞来,船厂不得不紧急招募员工,扩大生产规模。

    状况较好的二十多艘战舰被派往了荷兰。这一万名英国海军的到来使得阿姆斯特丹再度成为北海的焦点,荷兰海军也挑选了三十多艘大小船只,与这次英国舰队汇合,打算一宣战就出港,避开法国舰队主力,前往地中海一带,保护贸易生命线的安全无论英格兰还是联合省,在地中海都有大量的商业利益,而商业利润,是他们能够在战争中维持下去的重要养分。

    英国与荷兰海军的将领甚至还制定了一个大胆的计划,那就是奇袭直布罗陀、加的斯等西班牙港口,一方面打击敌人的作战意志,一方面也可劫掠大量的财货补充自身。要知道,这两个港口可是西班牙重要的贸易港,常年流动着大量货物和金钱,不去抢一把实在有些对不住自己。

    东岸人此时还不知道英荷海军的计划。如果知道的话,不知道还在佛得角群岛晒太阳的他们会不会暴跳如雷,急吼吼地马上就全军北上,将来自阿姆斯特丹的舰队给打回去。妈的,自己看中的猎物居然也有人抢,这什么世道?

    盛德鸿当然也不知道阿姆斯特丹策划的阴谋。他此刻正准备动身北上前往那*亚,亲自调停萨伏伊公国与北意大利联邦之间的武装冲突。说不得,萨伏伊人又要和几年前一样割地赔款了,也是悲剧得紧。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调集全国兵力和北意大利人干一场?不可能的,人口、经济以及军队规模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防守尚可,进攻的话,实在够呛,还不如坐下来谈谈条件。

    盛德鸿已经知晓了米兰议会的底线,那就是已经占领的地区划归北意大利注意,并不会归属紧邻的那*亚或米兰,而是联邦直属领地,大概三千多平方公里的样子,四五万人口此外尚贝里方面赔款一百万银行里拉,不多,意思意思了。

    说实话,这个条件不算狮子大开口。如果萨伏伊公国愿意服输的话,盛德鸿还是很有把握帮忙谈下来的。唯一的问题,他们愿意就这么痛快地认栽吗?一切还得去了再说。最后,敲打一下可恶的陆军也是一大任务,这帮家伙,实在太放肆了。